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川的博客

金刚怒目,所以降服四魔,菩萨慈悲,所以慈眉六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<接上>博士生奔丧日记:父被拆迁者打死<血腥的拆迁>   

2010-11-12 01:43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孟家是古寨村一户普通农家。孟福贵与妻子郑淑荣育有三个儿女:小儿子孟建龙22岁,念完小学就辍学在家,最近才与二舅前往河南当焊工学徒;二女儿孟建芳年长一岁,也是小学毕业即放弃学业,去市郊小店区的工厂做杂工,在流水线上用丙酮擦拭汽车散热片。最出息的是长子孟建伟,兰州大学毕业后即被保研直博去了复旦,成了微电子专业的在读博士。
  兰州大学时的舍友魏清对孟建伟的评价是:冷静、成熟、成绩好。孟建伟比同届的大学同学大上两三岁,2003年高考落榜后,他找了份粉刷临时工,在小店区给6层高的新楼刷外墙涂料,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7点。“如果不是爸的支持,那我现在还是一个民工。”有一次在楼顶天台,孟建伟被要求站在10厘米宽的水泥边沿上给护栏上漆,没有任何防护,这让他对这份危险的工作萌生退意。孟福贵这时站出来说,你去复读,家里供你。
  这个体格比儿子壮实的农家汉做了30多年的豆腐,一天一锅大约能出品40来斤。在村里每斤豆腐可以卖1块钱,每天的利润也就20多元,加上妹妹打工所得的微薄工资,这就是五口之家全部的收入来源。但父亲仍支持他去复读,2005年,孟建伟考上了兰州大学。
  孟建伟读研后,学费是免除的,每个月还能领取1600元的生活补助,孟家的经济状况也因此舒展开来。今年5月,孟建伟去苏州时,给父亲买了件丝绸衬衣,花了70元,寄回家后发觉太小,但父亲仍像宝贝一样把衣服藏起来。
  10月30日事发前一周,孟建伟和父亲通了最后一次电话。那时导师江安全派孟建伟去中科院硅酸研究所做锂电项目的研究,他心里高兴,就给家里挂了电话,是父亲接的。孟福贵如常般嘱咐他说:“在外面一定要吃好,没钱了就和家里说,有需要就打电话过来。”
  噩耗在10月30日凌晨到来,孟建伟先是接到五表弟的电话。“五弟在话筒里喊,你爸被拆迁的人打了。当时在宿舍听得迷糊不清,他又说了一遍,我才清醒过来。”一小时后,又接到大伯来电,说抢救无效,人已经去了。
  孟建伟将此事告诉导师江安全,导师让他早上8点回办公室等。“学生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感到遗憾,先安抚他不要冲动,控制情绪,然后我给在合肥的律师同学打了电话,询问具体该写什么样的诉状,找哪一些部门。”江安全还取了5000元现金给孟,让他尽快坐飞机赶回家。
  从上海到太原古寨村,1300多公里。孟建伟的起点,是盛世欢歌,此时上海的世博会即将结束,当地的报纸上根本看不到负面报道;而他的落点,是血腥<未完待续>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