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川的博客

金刚怒目,所以降服四魔,菩萨慈悲,所以慈眉六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<接上>博士生奔丧日记:父被拆迁者打死<血腥的拆迁>   

2010-11-12 01:3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表示愤慨,说现在已经拘留了5个人(据村民们说当晚来的人至少有50人,现在仅仅拘留了5人),还说案件仍在调查中,另外强调尸体要进行法医鉴定。我想鉴定是需要的,但就现在情况来看,难道真的到了非进行法医鉴定就不能推动整个案件发展的地步了吗?所以暂时没有同意进行尸检。
  50多分钟后,书记有事先离开。一些领导又不厌其烦地讲尸检的重要性,不过我仍然不同意对父亲进行尸检。
  中午12点 香港《文汇报》等媒体记者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实地采访。
  下午5点多 我接到了导师从上海打来的电话,说太原市副市长秘书已经到了复旦大学想跟校方沟通。
  拆迁者驾驶着挖掘机冲进孟家的新房,54岁的山西太原古寨村村民孟福贵被活活打死,成为中国又一个“血拆”牺牲品。
  山西太原武警总队医院,武文元躺在病床上,一男一女两个警察,在窗口迎着光翻拍X光片。医师诊断为:左手掌4个指头粉碎性骨折。武的背部也有多处挫伤,警察要拍照取证,妻子向前牵一下他的手臂,他就侧过身来,小幅度地挪动,都异常痛苦。
  武文元是孟富贵家邻居,也是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金胜镇古寨村“1030违法拆迁致人死亡”事件亲历者。
  “凌晨2点左右,福贵听到了声响,就跑过来叫我,‘起来吧,有人进来了。’我们从屋子里间跑到了外头,十多个人捣碎了玻璃便冲进来,有人喊了句‘往死里打’,福贵就先被挨了打。”事件发生两天之后,武文元依旧能清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:
  “只记得灯一直亮着的,那些人打完后便摸走我兜里的钥匙去开大门,想拖我们出去,好把房子推平。但门没能被打开,他们就让挖掘机在后墙掏了个洞,把我和福贵拉走。那时候,他还是活着的,在院子里,有人把手伸到他鼻下检查,还有气。”
  10月30日凌晨3点50分,山西省太原煤炭医院,孟福贵被送到这里抢救。当时接诊的急诊科医师回忆说:“病人送来时是昏迷的,呼吸一阵快一阵慢,上了呼吸机,自主呼吸就停止了,过了一会儿心跳也没了,连去拍片都来不及。”5点10分,院方宣布孟福贵的死亡消息,急诊卡上记录的初诊死因是:头部外伤,脑挫裂伤。
  “知道是这结果,说什么也劝他别去守房子了。”孟福贵的妻子郑淑荣,躺在病床上,后悔莫及。<未完待续>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